【APH】Landscape3-4

先来点废话:上次忘了说,非国拟。我在俗套的路上一去不复返了。同样,若是能起到消磨点时间碾碎些无聊的作用,我就很开心了。




Chapter3

  基尔伯特曾经见过这样的风景。对,他管他见到的叫风景。他依稀记得他完成了伊万交给他的任务,难得在下午到马路上闲逛。其实说闲逛,并不严谨,我们的银发先生坚持认为这是一种享受人生的方式。他走过好几个街道,习惯性的往狭小的巷子里拐,最后,他在五号街的一家咖啡厅前停下。他走进去了,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他从来没有推开任何一家咖啡厅的门,只是偶尔在露天的椅子上喝杯黑咖。他唤过侍者,偏头看到了缩在一角的钢琴和钢琴师。他不知道那位钢琴师弹得是什么,他也不是会因为美妙的旋律而沉醉的小姑娘,可他就这么坐了一个下午。

  那位钢琴师优雅得就像蝴蝶,伸展的双臂是他的翅膀。他一直闭着双眼,沉醉而细致的表情像是在和爱人接吻。基尔伯特从来就不屑那些美丽但脆弱的事物,因为它们活不长。可是这次例外。

  当他第四次抬手要求续杯的时候,他终于正眼瞧了侍者。之后,他转身去结账。

  那天晚上他尝试把这风景记在日记本上,他意外的失败了。

 

  不算大的公寓多了一位房客对于这间屋子来说不算什么,这在它的能力范围之内。一张沙发一张床的归属从来就没有争议。厨房的设施完全够两个人使用。浴室稍稍抱怨着冬天热水消耗量太大,两位先生协商过后依旧运转良好。

  但罗德里赫觉得不习惯。不习惯咖啡被换成清水,睡前的一杯咖啡换成了一杯牛奶并伴着“睡觉前还喝罗德里赫你干脆别睡了”的说教,晚上回家时房间里不再是黑漆漆的一片,早上有人会拖起赖床的自己。当然还有很多。其中最不可接受的是睡前看一遍新练习的谱子的时间被用来陪那个大笨蛋先生聊天。被那双诡异的红色的眼睛盯着,罗德里赫发现他经常会忘记下一句想说什么。或者是更糟糕的,他会不由自主地向那个银发先生诉苦,比如学校里教授的苛责,又比如咖啡厅里客人对他的不尊重,或是物价的飞升。那个银发先生才不会说出什么好听的话,他们之间的对话听起来就像在吵架,可罗德里赫却感到没有由来的放松。

  他可真是一个钝感的人不是么?要是没有基尔伯特的提醒,他无法发现他对咖啡的沉溺已经到了无法离开的地步。那么这一次,又会有谁来提醒呢?

 

 “哎哟,我说少爷啊,你明明平常早餐都有蛋糕吃,为什么我来了只有几块饼干?一开始我还以为你是生气,过两天就好了。可是一个星期了啊少爷。”做完例行训练的基尔伯特跑进厨房,靠在墙上边喘边问。

  一旁的罗德里赫瞟了他一眼,“下个月有一场音乐会,这个月工资拿去买票了。况且,”罗德里赫把一杯磨好的咖啡重重的放在基尔伯特身边的桌子上,“你的开销很大。”

  基尔伯特笑着凑过去却被一把推开,“离我远点你这大笨蛋先生。”

  这座城市的冬天永远是阴云密布。可今天却得到了点太阳的垂怜。他们俩默契的靠在晒得到太阳的窗前,喝着散发着醇香的咖啡。

 “一个星期了,你就不打算和我说点什么么?”

 “说什么?嗯,让本大爷想想。其实一开始本大爷是骗你的,本大爷没有被几方面的人追杀——没说完,别瞪。但现在可以非常明确地告诉你,现在本大爷真的被两方面的人追,一方面是布拉金斯基的部下,他才不会亲自起来抓我,相信本大爷,他的眼线散的很密;另一方面是那帮吃软饭的条子。谁都想要本大爷手上的秘密。”

 “所以你的目的到底是什么?把你手中的秘密作为要挟洗白?你总不会想借机扳倒布拉金斯基吧。或者你想把它卖给警方?”

 “哟,原来你一直在猜这个。本大爷还真的以为你是个天真的少爷。但是本大爷不会告诉你。”

 “先生,你不仅不交房钱,甚至连信任也不交给我。”罗德里赫喝完最后一口咖啡,利落地把杯子扔在水槽里。走进房间套上大衣,罗德里赫头也不回地拉开大门准备出去。

 “去哪?今天你可没课。”基尔伯特还没从前一句话反应过来就被他下一个动作惊到。

 “我有什么义务要想你报告一切行踪呢先生?”

  基尔伯特看着那双闪动着的紫色的水晶实在不知道说什么好。“刚才和你说的都是白说的吗?本大爷都想打电话给弗朗吉让你休息。楼下左拐的超市来了两个新的售货员,本大爷看到的时候啤酒都差点不要了。”

  “我知道。如果你不想早餐再吃饼干的话,让我去打工。这几天上午我要去柯克兰先生家里教一个孩子钢琴。”说完,他就打开门大步地离开,像逃。他似乎在害怕基尔伯特追上来抓住他的手臂或者——或者抱进怀里。他不知道他在发什么脾气。是没有得到信任吗?他多半只算个房东,或算个帮凶,只是众多步骤中的一步而已。基尔伯特离开后他们就没有关系了,对,没有关系了。为什么那么去强求信任或者答案呢?是要找到自己在他计划中的位子吗?是想看清自己的重要性吗?

  不要深究下去了,拜托。

 

 “喂,阿西?罗德那边出了点问题,你能去跟着他吗?”

 “跟着是没什么问题,但是哥哥,你要我去跟着他是为了不暴露你的行踪还是怕他受到伤害?”

 “keseeee,当然是怕他被人跟踪找到本大爷了你在说什么呢。挂了,时间太长会被捕捉到的。”

  基尔伯特叹出一口长气,总算应付过去了。你们都刁难本大爷,算了,本大爷一个人也很开心。

 

Chapter4

 “组长,资料我已经发到你的邮箱里了。”

 “哇哦甜心,你真棒。你明天的早餐想吃什么我给你带。烤面包片如何?”

 “我早上不吃那么油腻的东西。组长,先不用替我操心,你倒是会有一份挺丰厚的早餐。”

 “哎为什么?M记还没推出新品啊。”

 “嗯,哥哥说会给你来一记结结实实的拳头。”

  阿尔弗雷德差点忘了贝露琪出了名的妹控哥哥,他的直属上司。

 “有美女得力助手在身边,被揍一顿也值。和霍兰德说,打一拳可以,千万别打脸。”

  结束了电话,阿尔弗雷德立刻打开文件浏览起来。这是一份关于贝什米特的机密文件。他知道布拉金斯基明着不会给他任何线索,但暗着会给他留下一个漏洞。

  果然没错,就是他。他的银色头发和紫红色的眼睛让他显得太引人注目。这个贝什米特曾经二号街上混的相当不错,结实的身体和过硬的本事让他没有败绩。走私倒卖贩毒几乎样样精通。布拉金斯基多次想收买他全部失败。没过多久他被对家算计,沦为对家的附庸。他暗中和布拉金斯基串通从内部打垮对家,最后却被布拉金斯基合着对家一起收进组内。

  你可从来都没驯服过这匹狼啊布拉金斯基。

 

“我觉得比起先调出全城监控,不如先从机场和火车站入手。你怎么就能确定他还在城内?”亚瑟用手支着下巴盯着正在布置任务的搭档阿尔弗雷德。

“吾辈已经查过了。”小个子的瓦修说着。

“既然这样,哥哥我觉得也要从他的落脚处查起吧?据我所知,他和隔壁组头号通缉犯安东尼奥•费尔南德斯•卡里埃多关系不错。”

“看上隔壁组的小姑娘了?”

“小亚瑟收一收你那易妒的心吧。”

阿尔弗雷德决定忽略那两位自从被分进一组后就吵个不停的先生,“在掌握极少量资料的情况下全城找人的案件成功的只有一组,我们组既没遇上也没能力。我们比较擅长目标明确的抓人行动。刚开始我们只能从监控入手。一号街二号街我个人觉得可能性不大。他没有办法藏在布拉金斯基势力最强的地方。”

“这点我同意。他在二号街不可能有据点。”

“为什么,哥哥对此有异议哦小亚瑟。别忘了,贝露琪提供的资料里显示,那场失利虽然让他成为对家的附庸但他还有一半的部下以及他独一无二的情报网。这个情报网对布拉金斯基的扩张起着举足轻重的作用。”

 “波诺弗瓦,贝什米特的搭档可是伊万·布拉金斯基最疼爱的妹妹安雅·布拉金斯基。他没有可能在布拉金斯基的监视下建立自己的据点。即使他有自己的情报网。”

  弗朗西斯耸耸肩表示接受。

“如果他们的安排不变,那么学校集聚最多的五号街是布拉金斯基天罗地网下最脆弱的一个环节。怎么了瓦修?”

“档案室传call过来说贝什米特,基尔伯特·贝什米特父母离异,母亲早亡,父亲再婚育有一子,叫做路德维希·贝什米特,就读于五号街的政法大学。我去调查详细情况。”

“路德维希·贝什米特的档案,哇哦,他们两长得一点都不像。”阿尔弗雷德立刻调出这位重要线索先生的档案投影在屏幕上,他几乎要笑出来了,“那么伙计们我们还等什么?”

 

  弗朗西斯心急火燎地给基尔伯特打电话,他虽然不相信阿尔弗雷德会在办公室里装监控和录音设备,但瓦修时刻会从档案室回来,在只剩下他的办公室里打电话非常危险。他必须尽快通知基尔伯特和路德维希。可是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他无法和基尔伯特取得联络。他只能把电话打给伊丽莎白,简单讲明情况后,他向两兄弟发去了邮件。这可不是什么好事。

 

  亚瑟拍了拍搭档的肩,从椅子上站起来,用手压了压盯着屏幕太久的双眼疲惫的说道,“阿尔弗雷德,今天我要早点走,家里给彼得找了位钢琴教师,这是为他请的第五个了。小混蛋要是再学不好就等着挨骂吧。”



再来点废话:landscape:这里取“风景; 风景画”之意。

评论(4)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