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H】landscape 1-2

先来点废话:这是一个恶俗的故事。在恶俗的前提下,很多东西就可以讲了。比如设定:黑道普×学生奧,黑道露×警察米。再重复一遍,这是一个很恶俗的故事,如果能够起点消磨时间的作用,我就欣慰了。如果OK,请往下。





chapter1

  罗德里赫像往常一样在咖啡厅打烊后的十分钟从咖啡厅走出并锁上门。和同事伊丽莎白告别后,夜晚的寒气弥漫了逼仄的小道。路灯稀稀拉拉地亮着,地面湿滑。罗德里赫夹紧了钢琴谱,像往常一样加快了步伐。

  但今天他没有像往常一样安全回到家。

  没错,他遇上了他最不想遇上的事--劫色。

  不不不,这样说的原因是罗德里赫没有钱。

 “抱歉先生,我并没有钱。”罗德里赫在脖子感受到一丝并不寻常的凉意、膝盖被顶住时这么说着。

 “啥,你看起来倒像个娇生惯养的小少爷。啧,算了,问你一个问题。”

  这个人的声音有点沙哑但十分年轻,顶住自己膝盖的小腿很有力,握着刀的手力道控制的很好,一定逃不掉。

  罗德里赫撇撇嘴,“你问,我还想要我的命。”

 “啧,你一个人住吗?”

 

 “所以说我为什么要和你挤一间屋子啊!”罗德里赫揉着回家路上一直被尖刀抵着的腰说着。脑袋里想着十几分钟里发生的一连串的超出他理解力的事情。首先他从咖啡厅走出三分钟不到被人挟持,然后一番交涉,得知这位挟持先生身藏重大机密被几方面人物追杀,而他需要一个落脚之处和他的同伴取得联系后逃离。再然后在这位说着毫无逻辑的话的先生的威胁下走回了住处。一路上为了躲避摄像头和直至罗德里赫的反抗,两人像情人的样子一路搂抱着,前提是忽略挟持先生抵在罗德里赫腰间被罗德里赫大风衣盖住的刀。

  等等,罗德里赫,你相信他说的话?毫无逻辑,情节连三流小说都不如。

  这位三流小说家先生正坐在房间唯一一张椅子上笑嘻嘻的看着他,“别找你身上的手机和钥匙了,都在本大爷这里。哎,你想想,当本大爷走进你家时你就是共犯了,不如来帮本大爷?也别想在你外出工作的时候报警了,我的同伴会监视你的,放心。很安全的不是嘛,借本大爷住几天,时间一到本大爷立刻就走。”

  “说的我没有任何风险,只要把这当作是某种程度的慈、善,是吗先生?”罗德里赫靠在写字台上,缓不过劲来。

  “你这么说好像也对,”三流小说家先生支着下巴说着,“不过有一点你要记住,你必须帮助本大爷。别这样看本大爷,你得藏匿本大爷的行踪。”

  罗德里赫被那双罕见的咄咄逼人的红眼睛盯得后背发凉,他转身去厨房倒了一杯咖啡。等他再回到客厅,坐在椅子上的银发先生一脸震惊,大概是震惊为什么这位少爷不给自己来一杯同样香气迷人的咖啡。

  “藏匿你的行踪,你也太卑鄙了。我有很大的风险啊先生。再说了,一旦你的行踪暴露,我也会被请去喝茶。”

  “敢不敢?别活的那么无聊,来点刺激的如何?”银发先生起身,两手插进裤子口袋,抬高下巴,傲慢。

  “你怎么知道我活得无聊?”罗德里赫放下手中的咖啡,侧身正对这位自大的银发先生。

  “早上五点三十分起床,晨跑,洗澡,吃早点——通常是一块沙河蛋糕配一杯自磨的咖啡,不用上课的周三周五会自己做蛋糕花色不定——”

  “你,怎么知道的?”罗德里赫不得不打断这位先生,他感到了危险,他逃不掉。

  “基尔伯特。”满脸自信地说着并伸出手,朝向这位震惊的少爷。

  罗德里赫对基尔伯特从上到下好好打量了一番,他只能无奈的伸出手,“埃德尔斯坦。”

  “嗯?”

  罗德里赫感受到了手上的疼痛,瞪了挑着眉的基尔伯特一眼,别过头,“罗德里赫。放手。”说完,他就撞上了基尔伯特结实的胸膛,腰被搂住,“喂你——”

  “别逃。”基尔伯特在罗德里赫耳边说着。

 

  

Chapter2

  

   阿尔弗雷德满心激动地挨到下班,抄起挂在椅背上的西装,去参加他家梅格小甜心的生日派对。从办公室到停车场,一路上他笑得像今天是儿童节。

“祝梅格生日快乐!”“靠阿尔弗雷德你笑的真像个二笔!”“晚上闹到几点啊要不要哥哥我带两瓶红酒?”“多亏了咱们市的人民不给你添麻烦,这两天案子很少嘛,给你小子好好给女朋友过生日!”

   正当他逃过同事的围追截堵逃到地下停车场,他收到了一条短信。特殊的短信铃让他暗叫不好。屏息着看完内容,他恨不得把手机摔在地上。

“阿尔,怎么了?”

  同他一起下来的搭档亚瑟看见可以称得上愤怒的阿尔弗雷德不由得疑惑,明明刚才笑的还像一朵太阳花。

  阿尔弗雷德一拳砸在墙壁上,低吼着:“那个混蛋!”

  很快,他转身翻进车内,对着站在一旁的亚瑟低声道:“亚瑟,抱歉,帮我买一束洋桔梗。还有,打电话给艾米丽,让她把我床头柜里的香水拿去。”

  “喂,阿尔弗雷德,你疯了?你的女朋友生日你不到场?你组织了快一个月了吧。你还打算和那个人渣纠缠不休吗?你有什么把柄被他抓在手上?要我帮忙是没有问题,就算你不求我我也会帮你,可你考虑过玛格丽特的感受吗?”

  “去做个了断吧,搭档。今天他破坏玛格丽特的生日,明天他就会破坏你和她的婚礼。上司们都很看好你,当然我也承认你比其他家伙能力更强。玛格丽特很爱你。你的未来非常光明,你愿意那个人渣毁了这一切吗?”

  亚瑟声音不大,但每一句都打在阿尔弗雷德的心里。他知道他打电话告诉梅格他不能去,他坚强的善解人意的女朋友一定不会缠着他更不会对他发脾气,她只会轻轻的对自己说‘没什么关系啦阿尔,你早点回来,我们下次一起过。’他能想到她在电话那头安抚性的微笑,他甚至能想到她挂点电话后的眼泪。

  “谢了亚瑟,我尽量早点回来。我一定要做个了断,我可是拯救世界的hero!”

 

   伊万发完短信,悠闲地把玩着手机。原本糟糕的心情变得很好。他知道今天是阿尔可爱的女友的生日,可他在乎的是阿尔弗雷德。

 

 “嘭。”阿尔来了,但他心情很糟糕。背对着门看报的伊万这样想着。很快,他就听到了让自己心情也很糟糕的话,“布拉金斯基,这是最后一次。”

  看来出了什么不得了的事了。伊万起身走向靠在门上的年轻的情人,他看上去是那么的忧伤。伊万走近他,抬起他的下巴吻了上去。他吻得凶狠,不给阿尔任何机会,似乎在告诉阿尔他的提议绝不可能。

“你在说什么呢我亲爱的阿尔弗雷德。我做了什么让你这么不满意?”伊万在他的耳边轻声地问着,他的嗓音本就像孩童般甜蜜,这样的呢喃就像撒娇。

“别装深情,我从来不吃这一套。要做快点,最后一次。”可惜,他的情人却不接受。

   好吧好吧,他只能做出一点妥协,“我们来比赛吧阿尔,赢了你就离开如何?”

   他亲爱的年轻的情人终于给他了一点他最喜爱的笑容,他保证自己还能看到一辈子。

“你先说规则啊”这句话被吞没在激烈的亲吻和抚摸下。伊万在这具充满了活力的年轻的滑腻的身体上抚摸着舔弄着,他故意发出一些暧昧的水声,好让他看见他容易害羞的情人潮红的面颊。他的情人有非常棒的身材,同时非常柔软,这让他非常喜欢。他亲吻着同它的主人一样哭泣着的顶端,并用手指去开拓更为火热柔软甜蜜的地方。

  他观察着他的情人的表情。摘掉眼镜的阿尔变得更加柔软,吐着断断续续呻吟声的双唇变得更加湿润鲜艳,潮红的面容让他变的满意想象的妩媚,眯着的湿润的还流着泪的双眼让人更想侵犯他。棒极了不是么?所有人都觉得阿尔弗雷德是阳光的充满活力和略显幼稚的英雄主义的大男孩,而他却可以看到阿尔的另外的一面。是的,他的专属。想到这里,伊万不由得开心的笑了,他边极尽温柔的亲吻着阿尔,边慢慢地将自己送了进去。他的手揉捏着阿尔胸前的颤颤巍巍的鲜艳的果实,他感受到了阿尔内部的火热。

  他的情人哭泣着,挣扎着,看上去是那么的享受。

  伊万伏在他的耳边说着游戏规则:“阿尔,我们来比赛找一个人吧。我的一个部下偷走了我的机密——我知道你也很想要。”

  “机,哈,机密,什么程度的?”他的情人稍稍回过神来,腾出一只手手抹去脸上的泪水。骄傲的重新瞪回去。

  “足够把我请进你们监狱的程度,感兴趣吗?”他看见他的情人带着情欲和骄傲的脸,恶意的顶了一下,听到甜腻的呻吟后才面露微笑。

  “嗯哼,他是谁,这么厉害,英雄我也有点佩服他了——喂,你慢点…..”

  “你见过他,基尔伯特·贝什米特。阿尔,这个回报很高,找到他,你既可以离开我也可以扳到我,另外,你的前途更加辉煌。”说完,他就加快了速度,大力地顶撞着。很快,他的情人终于有了点回应,像是想通了一般凑上来亲吻。

  “生日快乐,阿尔。”

  “今天是梅格生日——嗯,你别这样——过几天才是我的生日。”

  “你生日的那天我不在这里。”

  

 

“亚瑟,你们还在吗?”

“在打扫卫生。”亚瑟听到电话里阿尔弗雷德的声音充满了动力,有点疑惑。

“我们有新活了,这是抓住布拉金斯基的大好机会!”

“哈?你疯了么?”

“你待在那儿别动等我来。梅格睡了吗?”

“还没,要我和她说一声吗?”

“拜托了。还有,你能把艾米丽赶回去吗?”

  听到这句,亚瑟终于笑了,“抱歉,不能。”说完他就利落的挂掉了电话,他十分期待过会儿阿尔弗雷德被艾米丽暴打的场面,他发誓他一定会保护好玛格丽特,使她远离战场,不受误伤。



再来点废话:洋桔梗的花语:富于感情、感动、不变的爱。


评论(5)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