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日】深夜食堂 chapter05

依旧是混乱的逻辑......有东西组出没......

前片请走 【1】 【2】 【3】 【4】




  影山觉得自己还没有想清楚。就像日向吵着要学摄影一样,自己觉得前期要学得太多而不肯答应。所以他还想再去看一看,试一试,日向是不是那个可以把自己从无尽森林里解救出来的人。

  当他下楼看到日向牵出另一个他不认识的黄头发的人,还有说有笑完全不是和自己呆在一起的有些拘谨的表情时,他刚刚有点想鼓起的勇气退的干干净净。

  “影山,这是研磨。我的从小玩到大的好朋友。”日向依旧是那副笑嘻嘻的样子。什么乌云什么下雨,那些东西从来不会侵扰到他。

  影山抱臂打量着研磨,研磨抬起头一双猫眼盯着毫不显弱。

  一路上除了日向在不停的说话,影山答两句,研磨嗯几句外没有其他。明明是那么好玩的事情。半黑半亮的天空挟着橙色路灯,脚下的沙滩柔软细滑。小岛上的人都吃完晚饭,从四面八方出来。那边早已搭起了舞台,打好了灯光,架起了各种吃食。

  人们热热闹闹的谈天说地,小孩子们跑到海边打水仗堆城堡。那些愉悦的清凉的独属于小孩子的笑声,在乐队未来到前,已经将场子预热。

  日向偷偷斜眼看身边歪头看海的影山,觉得他的侧脸线条流畅好看,却也格外冰冷,冷到可以把自己还算得上火热的心降温。一下子心生退缩,于是拉着另一边的研磨去找吃的。临走前还说了句,影山你管好自己哟。

  影山过了好一会才反应过来,日向已经不在身旁。

  萨克斯悠扬,贝斯疯狂。台上的主唱的嗓音迷幻动听,台下的人们不经鼓掌。灯光浪漫,夏夜美好。可影山,只能独自一人,无法分享。

   随手拿起一杯芒果汁,仰头一饮下,太过甜腻的味道让人皱眉。为什么前几天还那么喜欢呢?都是因为他吧。自己真是太傻太傻,就只是两个礼拜的相处为什么就认定是喜欢。对方是日向,像太阳般的日向,会接受这样脾气恶劣的自己吗,这样云游不定的自己吗,这样很少带给他快乐的自己吗,这样总是让他皱起眉头的自己吗——够了,为什么那么胆小,喜欢就去追不是自己说的吗?

  影山就这么绕开喧闹的人群,走入与舞台只有一树之隔的小路。这条小路曾和日向在白天一起走过,记得他当时蹲在路边的小灯旁,指着没有亮的小灯抬着笑的开心的脸说,影山影山,晚上这整一条路上的小灯会全部亮起来,特别好看。但影山还记得那张脸笑得极为好看。

  明明旁边就是舞台,可小路幽静的不可思议。影山就这样缓缓的走着,希望自己把对日向的感情一点一点剥掉,对他,对自己,都是好事。

  是好事,是好事。可为什么眼眶和喉咙都那么疼痛。

“影山,影山,你等等等等——”身后是日向的声音。影山的脑海里浮现出一个弯着腰喘息的日向,眉头紧锁着想为什么前面这个人不等等他。

“不好玩吗?这么早就要回去了。”

  影山轻声咳了一下,努力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决绝一点,这种决绝不知道是说给谁听。“后天就要走了,回去整理一下东西。”

“你是不是生气了?”日向的声音听起来小心翼翼。

“我为什么要生气。”影山稍稍撇过头,看到身后低着头的人,心像被什么刺中了一样,语气不由得放缓,“我先走了,你慢慢玩。今天晚上不下来了,你早点睡。”

  日向从来没有觉得自己如此狼狈,可就是狼狈他还是想说出来。他想把最好的东西给影山看,最好吃的东西做给影山吃。想把什么东西都给他。好喜欢他。

 “明天,明天早上7点,说好的深潜,你要是想来——你一定要来,我在食堂等你!”

  等影山走了好久好久,一直躲在树林里的研磨才走出来安慰一脸受伤的日向。

“看吧,谁叫你一开始就害怕躲在树林里偷偷摸摸地看他。现在他生气了吧。”研磨摸摸日向的头,陪他蹲下来一起喂蚊子。

“其实有时候我还挺讨厌影山的,他总是这样伤害我的心.”日向轻声说,轻到连一旁的研磨也没有听清楚:“日向你刚才说什么?”

“没有没有什么也没有,我们去找西谷前辈吧明天要去深潜!啦啦啦”日向跳起来,一扫刚才的阴郁,又恢复到之前活力四射没有烦恼的样子。

   研磨站起身揉揉蹲麻的腿,转身跟上日向。

   这个夏夜,奏满音乐的小岛依旧热闹非凡,人们相互碰杯畅饮,手里的烤鱼烤虾香气。他们相互攀谈,一起合唱,唱到激动处所有人都扯着嗓子喊上两句。

  影山站在窗前望向那个欢乐的地方,觉得自己真的喜欢很这里,这里静谧的小巷,这里柔软的沙滩,这里深邃的大海,这里的日出,这里的夕阳,这里的日向。无法欺骗自己,也无法剥蚀掉这份感情。

  不知是哪个调皮的孩子,提早点燃了烟火,盛放在天空。

 

 

   调好的闹钟响起,脑子里想起昨天日向的约定。早就听出他的声音里带有哭腔,却依旧搞不懂当时的狠心从哪里来。晃晃悠悠洗漱完毕,发现外面飘着小雨。想了想觉得算了还是去吧。再晃晃悠悠下楼去食堂。

  日向早上起来发现头昏昏沉沉,拍了拍自己的脑门说没关系今天说什么也要去。最好不要花掉太多的体力,这样就可以去DMALL给影山带点特产,晚上还能再给他做他吃不厌的咖喱,看他吃得欢快的时候和他表白。就算明天影山就要离开,自己也可以去往影山的城市,和他在一起。

  以上是日向的设想。

  他对自己的计划十分满意,一直傻兮兮的笑着,直到见到等在食堂里的影山。

“怎么笑成这样,傻了吧肯定是傻了。别再这么傻了啊,今天去深潜要仔细听教练的课。”

“你为什么总是这样伤害别人的心呢?”

“我不是很亲切的再给你提建议吗?“

“亲切个什么啊!”*

  就这样打打闹闹的骑车过去,不穿雨披。

 

 

 

“翔阳,这里这里!啊,这个大高个儿就是影山吧,我是西谷,我负责——”

“我是东峰,影山今天我负责教你。”

  影山很无语的看着一高一矮两个人在争执。两个人的发型都很奇异,一个扎着头发,一个再把最中间的头发挑染成黄色;两个人的名字也挺有意思。

“好吧,翔阳,我负责你吧。你还记得我以前教你的吗——”西谷一把搂过站在后面一点的日向走向更衣室。

“影山,这是我和西谷的潜水和执教资格证明。你放心,今天不会潜的很深,你有基础吗?”

“没有。”

“没有也没关系,你跟我来。接下来的讲解请务必要认真听。”

 

 

  影山换上潜水衣穿上蛙鞋,就跌跌撞撞的出来。他被站在门外等候的东峰带到没过小腿肚的海水里。他低头看着这个在给自己带氧气瓶的东峰觉得还挺好笑。明明是高大到冲眼给人巨大威慑力的人内心却十分细腻,动作也很轻柔。反而是对面那个小个子的西谷,十分狂野。

  东峰一点一点的教他耳水平衡,用面罩排水,呼吸器的使用,呼吸器进水时排水的方法等等一长串异常繁琐的知识。其间还听到不远处日向的声音“啊啊啊又做错了”之类的话。

  东峰最后还是异常小心的和影山说,“最多10米不会在深了”“原本是要8个课时才可以下水的,因为你明天就要回了才缩短时间的”“今天下雨其实不应该下水的”还再重复了好几遍手势。blabla 。

  坐上小船,四个人向海进发。一路上听西谷吵吵嚷嚷和日向打打闹闹,心中的紧张消去不少。可快要到达目的地被西谷赶到甲板上,要求背翻入水的时候,心跳还是不由自主的加快。日向坐在他的对面,此时双目紧闭,免得看起来有点痛苦,被西谷打趣道,“啊呀翔阳别紧张我会帮你的”。

   东峰不是到什么时候坐到他身边,给他戴上面罩,跟他说待会儿翻下来的时候不要乱动,越乱动沉得越快之类的。

  突然间就听到“扑通”两声,什,什么时候下去的啊那两个人,影山和对面的日向对上视线,还没等开口,就被翻下了水。

  什么都看不见——看见了,东峰前辈好像在做什么手势,那手势是什么——噢,耳水平衡,啥,排面罩里的水?

  东峰就这样手忙脚乱的带着零基础的影山在浅一点的海水里浮动。因为下雨,能见度不算太好,但水下这一番景色确确实实的进入了脑海。迪斯尼还原的小丑鱼真的很逼真啊,啊,那是什么鱼啊长得这么漂亮。

  影山记得原来寝室里有一个转去学水下摄影的,那些只有在照片或者影像中的景色,那些鱼类水下植物,现在自己亲身经历。

  突然,影山感觉后颈被大力一提,他抬头,看见东峰脸上满脸慌张。他下意识的寻着实现看过去,他感觉心跳都快要停止——日向出事了。

  东峰一手带着他,一手拉着不停在扑腾的日向往上赶,旁边的西谷不停的再给他们三个放气好让他们快一点再快一点。

  终于铺上了甲板,影山拖着沉重的潜水衣,吃力地爬上甲板,转身赶紧帮着东峰先把日向抱上来。

“西谷你去开,我到甲板上。你们两个快进去,里面有热水。”转头又对影山说,“还好没事的,估计是把呼吸器带回去的时候慌了一下呛水了。西谷你怎么能教日向把呼吸器摘掉的技巧啊……”

   风浪很大,雨丝飘零。浑身湿透,冷得要命。

   影山在东峰的帮助下脱掉了自己和日向的氧气瓶和面罩,他紧紧地抱住不停在咳嗽吐水的日向。潜水服紧紧的粘在身上,合着海水和大风,冷得瑟瑟发抖。影山只能把怀里不停颤抖的日向抱得更紧。

“影山.....影山........”

“你别说话,很快就要到了。”声音急切。

“水下好看.....吗?”

“好看好看很好看。你别说话了。”

“....那就好...”日向终于笑了。

   在看到日向出事的那一刻,影山多么想急切的又到他身旁。他一想到这几天因为自己而闷闷不乐的日向,他就心痛得无以复加。他靠在窗户旁看灰蒙蒙的天和海,用手抚摸过日向的脸,双手收紧。

  西谷心急火燎的开船到了岸上被东峰责备了,刚要还嘴的西谷看到满脸紧张的东峰顿时什么话都说不出来,只能伸手抱抱他,轻声说对不起老是让你担心。

   影山那边却是不得不开着借来的摩托狂飙。影山发现日向不同寻常的高温,反应过来他今天早上就不太对劲。

  刚才在西谷那边没有热水,只好把潜水衣换下来,把海水冲掉再擦干。影山记得自己做那一串动作非常熟练,把日向倒是擦得干干净净。

   影山一到旅店就奔上自己的房间,中途看到小夏想都没想就开口“小夏拿一套你哥哥的衣服到我的房间里谢谢。”

  等到把浴缸放满热水,再把一直睡着的日向小心翼翼的放进去,影山才舒了一口气。刚想回去翻包里的感冒药退烧药,右手就被拉住。

“影山…..影山…….你不要走不要走…….”

  影山只好蹲下,用左手抚开黏在日向额头的濡湿的头发。

“我喜欢你,真的喜欢,很喜欢。所以你不要走,不要走……”日向努力想直起身体却发现无论如何也做不到。但很快,身子被影山搂过去。

唇齿交缠。

 

TBC

还有一张就结束了。非常感谢看到这里的你,能够忍受我毫无逻辑可言的脑洞。一直想写一篇以自己去过的地方为背景的故事,终于要写完了。

*引用于121话——官方的糖糖糖,这段看了好几遍觉得实在太戳心就写下来了。

可能因为今天小排球更新,好多太太都发了,想了很久才放上来。她们都写得太好惹,简直没有脸把自己的摆上来.......

好多废话.....最后还是谢谢看到这里的你!还有那些一直给我鼓励的小伙伴!

 

 


评论(5)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