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山】傍晚六点半的广场

大学生设定。

肯定ooc

如果OK

  【1】

   从山口正常站立的位置向便利店门口望出去看广场,需要攻略重重无法攻略的阻隔,比如石柱和贴在便利店门上的窗贴。所以,他换了一个角度。他靠上了收银台后的墙。可惜角度太刁钻,只能看到那个在广场上被一群小孩和中年妇女包围的男子的长腿。

   山口并没有看男人的腿的特别爱好他可以对天发誓。他多瞄了两眼只是觉得那身影很像那个中学时期他爱慕了很久但不敢表白最后从朋友因为一场争吵而分开的那个人。

   或者说连朋友也称不上,只是自己是他的跟班,一跟跟了大半的青春。

   对面墙上的时钟走到六点半,燃烧自己一天的太阳终于有消停的趋势。她慢慢地转过头,犹如温婉而热烈的女子,含蓄的将自己最后的爱倾囊付出。

   这番爱美的眩目。天地笼罩在一片橙光中,比金子的色泽更明亮,比新生的日出更稳重。

   山口只能用眼睛记住这份爱。要是影山在就好了,他想。要是影山在的话,又会和他絮絮叨叨半天镜头长短焦光圈和速度了。

   就算自己听不懂,也不会像现在如此孤单。

   他的目光渐渐锁定在刚才那个身影上。

   那个身影后串了一串小小的身影。他带他们绕过小小的障碍物,他教他们如何滑得更快滑得更稳滑得更美。他的腿灵动的穿梭在密集的障碍物中。

   月会滑旱冰吗?

   山口不由自主地思索着。

   清醒过来才发现自己又想到他。说好了要放弃的。

 

 

 

【2】

   在清点完账目和货物后,山口又习惯性向后一靠,还不到六点半,但他已经出现在广场。不同于前几天教给小朋友的动作,他独自滑了起来。变化多样。

    就像鱼。

   山口突然有些明白为什么人要发明旱冰这种东西。加速生活速度,这样的说法太狭隘太理智。恣意地穿梭,自由地移动才是目的。不满足于脚步的速度,不贪图单车的快速,轮子在脚下,由自己掌控。

  “叮呤”便利店的门发出适时的声音。

  “麻子哥哥,有草莓味的蛋糕嘛?”

  “是健一君啊,有的。要我帮你那吗?”山口回过神,发现邻居家的小孩健一正全副武装一脸正经的盯着自己。

     能这样叫山口的,也只有口直心快自来熟的健一了。

     草莓蛋糕,草莓蛋糕.....草莓?蛋糕?

  “砰”

  “麻子哥哥?没事吧?”正在打量这个小小的便利店的健一被那阵声音惊得不轻。“多么大的人了还摔跤。”

  “健一君,你自己吃吗?”摔倒的人这样问着。

  “不是哦,是给老师吃。老师说晚饭没吃饱。”健一如实回答。他可是抢着来的呢,少滑五圈这种优惠他还是吃的。

     山口有点不太想起来。但健一的眼神太过纯澈,他只好伸手把蛋糕给他。等手中的柔软变成坚硬的钢镚儿时他才起来。

 “健一君,你是不是私吞了?”

 “哥哥,私吞是什么?”

    算了,“你快回去吧。”

 

 

【3】

  “老师!”健一回到广场,把手里的蛋糕双手奉上。

  “你要来一半么?”站在一边休息的老师接过,随口一问。

  “诶?”

  “不要的话就去练习。”老师威胁说。

  “那要吧。”健一接过,“麻子哥哥的店里有很多草莓味的东西。”

  “麻子哥哥?”

  “恩,就是那家便利店。”健一伸手一指,“不过他只有暑假会过来。”

  “大学生?”

  “大学生。”健一点点头,他惊讶得发现老师进食速度慢下来了,“他住在我家对面,和一个黑头发的哥哥一起住。”

    健一觉得这个蛋糕特别好吃。以前不买是觉得草莓味的东西太多了,他要换一个味道。草莓粉红色的,不太适合自己的形象。

  “对了老师!”健一见老师有要开工的迹象,立刻吞下最后一口蛋糕。

  “怎么了?”

  “麻子哥哥特别喜欢吃软趴趴的薯条。”

    月岛觉得自己有点脑子发烫。脸上长麻子,喜欢吃软趴趴的薯条的大学生一定就是山口吗?心跳得那么快做什么。还有立刻想去对面那家便利店做什么。

    忽然,一个小女孩跌倒了,月岛叹了一口气,滑过去弯腰把女孩扶起来,边扶边问怎么样要休息一下吗之类的话。

    小女孩只是定定的看着他,然后细声细气说没关系。

   月岛突然想起山口曾经说过的话。

   月,你其实是个很温柔的人啊。

    自己回答是什么?不记得了,但心跳慢了一拍的感觉倒是记到现在。

 

 

 

【4】

    山口回到家里的时候,影山在摆弄他的装备。影山是大学里认识的。出了名的天才,摄影系的王者。

  “今天回来的很早嘛。那个大叔终于良心发现了。”影山抬头看了看山口。

  “他只是前几天要看世界杯嘛。”

  “小组赛都一场不落啊。”影山摇摇头,“对了,过两天我要出去记得带钥匙。”

  “去多久?”山口换上拖鞋后向后一躺,倒在沙发上,看影山继续摆弄他的相机。

  “说不上来,看情况。”

  “这个月的稿子交了吗?”山口问,“别又像上次那样啊,被编辑堵在家里。’

  “不会,这次交了。”信誓坦坦的表情让山口很无语。

      半晌两个人都没说话,只有指针在跑步前进。

  “放弃及川前辈了吗?”

  “打死你嗷再问。”

  “你还记得我说过的那个月岛吗?”

  “你喜欢了很久不敢表白然后一直躲着的那个?”

  “嘶,总觉得被你这样说很逊。”

  “我说吧,喜欢就去追嘛。”

  “想不好。”山口翻了个身,声音闷闷的。

  “笛卡儿曾经这么说,一个人下不了决策,要么悟性不足,要么欲望太大。”

  “得了吧,那本书还是我借给你的呢。”

  “啧。那你打算怎么办,我说你忘不掉的吧。”

  “我前几天看到广场上多了一个教旱冰的。”

  “别岔开话题啊。”

    山口撇了撇嘴继续说,“看背影特别像。今天他派了健一君来买草莓蛋糕。月他,最喜欢草莓蛋糕了。”

    影山听着觉得有点意思,便放下他的装备,也顺势靠在沙发上,看山口躺在旁边解决自己的恋爱问题。心情说不上坏,甚至还好起来了。

  “说点意见。别光顾着笑。”

  “没笑。不是,你觉得这有什么必然的联系吗?”

  “…….好像也没。”山口抬起头,精神稍稍有点振奋。

  “你就是怕说出来连朋友都没得做了对吧?”影山歪着头问,目光变得飘渺起来,“但是你们现在连朋友也称不上吧,那不就没什么好顾忌的吗?呐,山口,哥哥我当初也是怎么过来的啊。”

  “嗯有道理。前辈给我一点鼓励好吗?”

  “噗。哈哈。”影山笑笑。

  “对了,你能借我一个能录像的相机吗?”

  “你要对我家儿子们出手?”

  “别瞎扯。我想录下来,他滑的很漂亮。”

  “那你等等,我去挑一个。”

    影山挑了很久,最后把尼康D7000挑了出来。

    山口听着影山喋喋不休的对这台相机的介绍和使用方法什么的,思绪却飘开。其实借了也没用,自己根本迈不出门的吧。

  “它在录像的时候你别调什么数据啊,它会自动对焦的。我大儿子,你要善待它啊!”

 

 

【5】

     山口听着影山的唠叨来到便利店,小心翼翼地把他的“大儿子”给供奉好,就开始清点货物对账单。

“叮铃”

    山口抬头望过去。

    一个头发像被炸过一样的男人,脚上是一双滑轮,样式一看就价格不菲。他慢慢的滑在过于光滑的地面上,看着有点吃力。

  “草莓蛋糕……这家店怎么那么多草莓味的东西,月岛真应该来看一看。啊,终于找到了!诶,这个牌子月岛经常吃啊。”

     山口感觉像是被雷电劈过一样呆在原地。他忘记了自己是如何僵硬的收款,只记得“月岛”这两个字。影山讲的那些统统滚蛋,什么喜欢就去表白啊,要跨出第一步啊,什么和什么啊!

 

 

     黑尾把蛋糕丢给在一旁休息的月岛,风轻云淡的开口,“收营员的挂牌上写着你朝思暮想的那个名字哟。”然后一脸满足的看一向没什么表情的人一脸震惊。

“怎么样,穿过一条马路的事情,要我代劳吗?”

“今天晚上教小孩的任务交给你了。”

 

 

 

    月岛在便利的门口站了很久,从六点半站到八点半,一直发出和平常不一样节奏的心脏没有丝毫要停息的意思。他聪明的脑子一直处于半停机的状态,设想了无数个场景,没有一个能顺利进行下去。

    终于,要找的那个人出来了。高了一点,也瘦了一点。穿着有印花的白T,一如既往的清爽干净。

   拉住急于要走的人,开口,“又要躲我,你想躲到什么时候?”

“月…….”声音细小如蚊子。

   山口无论如何也回想不起来影山给他模拟时的热血沸腾,手腕被拉住,疼得要死。月肯定很生气,以他跟这那么多年的经验来看。

    那就更不想开口了。

“为什么要一直躲着我?改志愿也是因为这个吧。”月岛继续开口。

“我。。。。。月你能别问了么?”

“那我来猜吧。你喜欢我,对不对?”

“!!”山口大力一挥被钳制住的手,结果被扣得更紧了。

   就这么僵持着。挂在树梢上的月亮和路灯在一旁抿嘴笑着。她们指指点点,觉得这两的小孩子怎么这么变扭。她们看遍了这种人间喜乐,爱好八卦的她们互相猜测接下来的剧情走向。

    路灯们忽闪忽闪的,她们被其中一个的点子逗得前俯后仰。那个路灯说,我猜是那个黄头发的一把抱住黑头发的说,我也喜欢你你怎么就不能坦诚点儿呢。月亮也忽高忽低的,身旁的星星一闪一闪,她被星星们的想法逗笑。星星们说,那个黑头的一把甩开那个黄头发的,说,少自恋了,我才不喜欢你呢。

    结果哪一个都没发生。但她们依旧看的津津有味。

    啊,是那个黄头发的吻住了那个黑头发啊。

   月亮轻轻移动,把她最美的光辉倒在两个人的身上,送去最美好的祝福。

 

 

 

【6】

       傍晚六点半的广场,夕阳美的无法描述。月岛准时教着一串小孩学轮滑,他教他们如何滑得更快滑得更稳滑得更美。

       一旁山口和小孩们的妈妈站在一起,手里揣着影山左挑右挑的宝贝相机,他不准备拍下来。用眼睛,足够把一切都记下来。



     fin




设想这篇和影日那篇是一个系列的。这篇发生在影日那篇前面一点点。然后,山口和影山,纯粹是声优梗。最近太喜欢恐怖残响。

以上。



评论(10)
热度(41)